qjD
搜索
功能選單
線上用戶
3人線上 (1人在瀏覽本站消息)

會員: 0
訪客: 3

更多…

公告 國教輔導團 - 其他 | 2013-10-08 | 人氣:864

管教建議俯拾即是,但沒有一個方法適用所有情境。老師總是在不斷嘗試、調整與累積經驗中,豐富管教專業。

卡繆說:「永恆的價值活在世俗的紛擾中。」能夠讓老師對工作永遠懷抱熱情的,不在於你認同的教育理念是盧梭的還是杜威的,而在於從容談論完教育理念後,轉身面對紊亂的教學現場仍然遊刃有餘。

學生頂撞老師、上課吵鬧、不打掃……。這些看似細瑣、雞毛蒜皮、卻一再重複的日常應對,決定了一個教師的「姿態」。而且,學生從這些日常應對中學到的,更甚老師的千言萬語。

本文列舉了國中小老師最常遇到的六個管教難題,並提出一些想法和做法供老師參考。要特別強調的是,管教建議幾乎俯拾即是,但沒有一個方法適用所有情境。老師總是在不斷嘗試、調整與累積經驗中,豐富管教專業。

Q1:學生喜歡頂撞老師,怎麼辦?

換個想法:

● 學生不公開反對,心裡未必贊成。有時候,公開的抗拒比隱蔽的敵意更容易處理,也帶給孩子更多學習。

● 他不是針對我,只是不懂合宜的表達方式。

老師可以這樣做:

輔大臨床心理系助理教授陳坤虎提醒,「唱反調」是孩子追求自我的過程,對成長有意義。

花蓮縣花崗國中教師林芳君認為,這些表面很衝、叛逆的孩子,多半很脆弱、需要關心,平時多了解他,在他生病或生日時多一點關心,會收服他的心。師生發生衝突時,會因為平時奠定的信賴關係而比較容易處理。

花蓮縣某國中的新手教師蔡琪雅,國一剛接班級時,幾乎每堂課都在學生的頂撞中度過,師生敵對狀態維持了一年。國二某堂下課,她處理學生衝突告一段落,面對好幾個常在上課時嗆她的學生,她問:「茹雲(班上最愛嗆老師的大姊頭)很喜歡用言語羞辱老師,你們知道為什麼我沒有當場罵她嗎?」學生回答:「因為你不想跟她吵。」她輕聲跟學生說:「不,是因為那時候老師很難過,講出來的話一定很難聽,會傷害到她。」她告訴學生,許多人表面看起來仍強悍,但內心早已經受傷。

那是蔡琪雅當導師以來第一次讓學生知道自己的感覺。她說話的時候,學生「出乎意料」專注的望著她,靜靜聽她說完。更讓她意外的是,她和學生的關係似乎因那段談話悄悄改變了。原來學生也很想知道老師在乎什麼?感覺如何?

對大多數教師來說,直接又坦承的向學生表達心中感受是一種冒險,這比武裝自己成為一個強者,還需要勇氣。湯瑪斯‧高登在《教師效能訓練》書中提到,善用自我表露,可以培養師生間的親密感,讓學生將老師當做「真實的常人」看待;一個也會憤怒、失望、難過的人,而不是硬紙板剪的人像。

如果衝突就在眼前,最基本的原則就是:從衝突中撤退。板橋國中校長薛春光強調,尤其不要當著全班的面處理一個學生的行為問題,因為所有學生都在「看戲」,會助長當事人的氣焰。如果情況真的需要當下處理,而你的情緒已經無法控制,趕快找行政人員或其他老師來協助。

也可能情況非常單純,孩子根本不知道什麼是合宜、尊重的說話方式。你可以跟他說:「你的意見很有意思,但你的說話方式會讓我覺得不舒服,或許換個方式講會比較好……。」要有耐心,因為孩子很難提醒一次就改變。

切記,每個孩子性格不同,千萬不要用一種模式處理所有孩子的情況。當孩子感覺良好,才有可能改變自己。

Q2:學生很喜歡擾亂上課秩序、隨意講話、作弄同學。

換個想法:

● 如果是全班性的,表示孩子還沒建立秩序。

● 如果是個人,他或許只是想引起注意。

老師可以這樣做:

對於全班性的吵鬧,事前建立共同語言和默契會有很好的效果。

在香港宣基小學中,生活公約就明定什麼時間場合該用什麼音量,例如,「一聲量」是小聲唸課文的聲音,只有自己聽得到;同組討論時是「二聲量」,只要組內夥伴聽到即可。上課討論過於大聲時,老師就會提醒:「請用二聲量。」大家就知道要降低音量。

中壢國中教師游淑媛建議,別對著吵鬧的班級猛喊「不要講話」。這種時候她會安靜下來,看著學生、舉起右手,學生就知道該安靜了。

若這個問題只發生在某個學生身上,可能是為了引起老師及同學的注意,老師的責罵或賄賂正好滿足他的需求。《正向管教法》一書建議,在學生故意搗蛋時忽略他,如果真的太過分,給他嚴厲的眼神但不要說話;另一方面,在他表現優良時稱讚他。也可以教他恰當獲取注意力的方法,例如做一個「看我」的字卡,有問題時高舉,讓老師知道。或是轉移他的注意力,例如直接問他問題、請他幫忙發作業等。

游淑媛提醒,上課時千萬不要花太多時間在管理教室秩序和處理班級事務上。直接回到教學,改變上課方式吸引學生,讓學生領略知識的美好。她認為,一個好的導師更應該是優秀的教師,對學生的影響力才是全面性的。

Q3:班上有個情緒爆烈的孩子,如何判斷他是教養不好,還是情緒障礙?

換個想法:

● 這件事,我需要多一點資源幫我判斷。

老師可以這樣做:

台北市三民國小教師徐明珠分享,若是孩子情緒爆烈的強度高、次數多,在了解其成長背景後,認為家庭失能而導致的原因不大,就有可能需要更多的幫忙。

徐明珠提醒,有了合理的懷疑之後,不妨請其他具備特教或輔導專業的老師入班觀察,看看你的觀察是否合理,再共擬策略輔導孩子。用了許多策略還是不見改善,就請特教老師設計一些個別輔導計畫來協助。如果大家都覺得這個孩子有就醫的必要,可能就需要與家長溝通。溝通時要留意,語言的使用要小心,用具體、沒有價值判斷的句子描述孩子的狀況,讓家長覺得,孩子的學習及適應出現困難,學校盡力想幫他。

必要時,不要單獨跟家長溝通,召集相關教師,各就專長提出觀察和建議。徐明珠說,在三民國小,除了導師,還會有語言治療師、職能治療師、心理諮商師和特教老師一起面對家長,大家從不一樣的專業就孩子的行為提出觀察,通常家長都能接受學校的建議。

Q4:學生沒有責任感,例如不交作業、打掃偷懶等。

換個想法:

● 學生覺得這件事無關緊要、不在乎。

● 學生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,需要更清楚明確的指示。

老師可以這樣做:

學生不會忘記籌劃明天的慶生會或更新網誌,因為這些事是他們主動想做、有過選擇的。要求學生承擔、負責之前,讓他有所選擇,同時也讓他知道沒有負起責任的「後果」是什麼。

游淑媛用的方式是,讓學生選擇喜歡的工作當掃區,而且每個學生都必須和自己的掃除工作訂下「結婚契約」,每天不離不棄的照顧,一旦毀約,就得接受班規的處罰:放學後留下來做更多的掃除服務。台北市文德國小則有好幾位老師透過班級自治,讓學生自己討論罰則。也有老師徹底執行「今日事今日畢」,學生作業沒寫完,要補完才能夠下課或回家。

責任感常常是教不來的,必須透過理解。與其讓孩子承擔不負責任的後果,不如更積極的創造經驗,讓學生體會到負責任的甜頭。板橋國中教師黃鈺欽以身作則,每項打掃工作都親自做給學生看,盯著學生做完。當孩子體驗到,原來把廁所掃乾淨可以得到他人的感激;原來努力打掃可以得到整潔競賽冠軍;原來承擔責任的辛苦後面有許多美好的感受,他們開始學著對學業與生活負起責任。

還有學生不是不願意負責,而是不懂「負責」指的是什麼,需要的是清楚具體的教導。

許多國中老師會以為,掃地這件事家裡或國小都教過了,板橋國中教師陳孟鈴卻發現,學生不是不願意做而是不會做。

於是她親自示範給學生看,例如回收要如何做、回收籃要怎麼擦、掃地時要每一塊面積都掃到等。當學生知道方法,也看到老師對這件事的重視,「不掃除」的問題就解決了一半。

Q5:學生的生活沒有目標,對什麼都不感興趣、做什麼事都提不起勁。

換個想法:

● 無所事事並不是「問題」,但我的確可以試著幫他生活得更有勁。

老師可以這樣做:

孩子生活沒目標可能有很多原因,學校可以做的是幫孩子找到一個適合的位置,讓他感覺自己有能力。如果可以進一步讓他和同學有所連結,甚至對團體有貢獻,對他的幫助會更大。

台北縣淡水鎮水源國小教師杜守正分享,他曾帶過一個小女生,在班上人緣不好、沒有朋友、成績總是倒數的,一點精神也沒有。有一次,他帶著全班學生到淡水賣自錄的CD籌措到金門畢旅的旅費。那個下午,小女生彷彿變了一個人,能說善道,成為全班公認的最佳銷售員。杜守正說,給出平台和空間讓學生展現、被看見,也讓他看見自己,這樣的經驗一次就夠了。雖然不是從此就圓滿,但那次經驗會讓他看見生活的方向。

友緣基金會臨床部主任林淑棻建議,協助孩子找到有興趣的科目,只要一科,他能夠在喜歡的科目找到成就感,就會帶來好的循環。或者問問他對未來的想像:想做什麼工作?成為什麼樣的人?過什麼生活?讓夢想帶領他前進。如果他還是覺得什麼都不喜歡,老師也別氣餒,至少孩子知道自己「不喜歡」什麼,用剔除法慢慢看看有哪些事他不排斥、可以試一試。

但是,也有新的心理學研究說明,青少年階段的無所事事並非壞事。

陳坤虎表示,青少年階段的孩子開始自我解構,重新建立新價值,約可分為三種類型。第一種,遵循大人價值;第二種,對抗大人世界;第三種,既不遵循也不反抗,就是我們說的無所事事,不知目標何在。第三類的孩子常常令老師與父母覺得苦惱。陳坤虎認為,孩子沒有目標、不願意探索生命,不見得是壞事,可能只是時間還沒到,因為每個人的軌跡不太一樣。他強調,探索的過程很辛苦,就算目前看起來適應良好的孩子,也不見得永遠適應良好。

Q6:在學校教孩子的規矩,全都遭家長否定,學生甚至仗著家長的不認同,公然挑戰我。

換個想法:

● 我和家長的出發點都是為了孩子好,只是他只有一個孩子,而我要顧及全班。

老師可以這樣做:

許多在城市任教的國小老師都有很深的感觸:孩子不難管教,真正讓老師為難的是父母插手管教。

政大實小教師游雅婷說,現在家長很用心吸收教養新知,卻只學會了第一步「同理」,而忘記下一步「教導」。政大實小教師黃寶慧建議老師,鼓勵家長晨間時間進到學校當志工,在那個時間裡,家長才有機會看見學校的情況,看見他的孩子不一樣的表現。

徐明珠曾經遇過一個媽媽,問她為什麼不自編教材?質疑她給孩子的閱讀作業過於幼稚,批評她的國語、數學教法差。

徐明珠開始思考:為什麼這個媽媽要這樣?我真的要改變嗎?我可以做些什麼?

她發現這位媽媽對女兒的期望高,加上那時候多元入學剛實施、教育的價值很多元,媽媽非常焦慮,希望女兒不要輸,也希望老師可以做更多。她也思考,媽媽的建議其實沒有錯,只是不適合用在全班。

那時候媽媽拒絕跟她溝通,她就從女兒下手。女兒功課好,但是人際關係不佳,徐明珠教她如何與同學互動,也讓她在學校有表現機會。透過聯絡簿,徐明珠發現女孩和媽媽的關係不好,就適時寫一些引導的話,例如「父母都愛你,媽媽教你有她的原因,請你用心去了解父母的心」。

 這些話,媽媽也都會看。她也常常鼓勵女孩做深刻閱讀,培養自己。

後來,媽媽感受到徐明珠的善意,不再批評與質疑她。女孩畢業時,媽媽還蒐集全班的照片,製作手繪的紀念冊送給老師。

徐明珠分享,這種狀況其實也讓她不舒服,但是如果敞開心胸,看見對方的處境,也真的為孩子設想,縱使方法不同,父母多能感受老師的善意。

Powered by XOOPS © 2001-2015 The XOOPS Project